掃描二維碼
  微信看“新京報評論”
  【手術室拍照】
  最近有網友微博爆料稱,西安某醫院,幾名醫生在手術台旁擺起POSE拍照,引來一片爭議。據悉,當時因手術室即將搬遷,醫務人員在完成手術後,為了留念而拍照。
  @急診科女超人於鶯:手術還沒結束,拍照片的已經脫下手套的手就搭在了還在臺上的醫生肩膀上。原始微博里一邊倒地在罵媒體,唉,醫生這個集體就那麼接受不了批評嗎?也許長大以後很多事情對錯並沒那麼清晰,但這件事,不管背後是多麼大的喜悅,多麼驕傲的拯救,當事方就是錯了。
  @奧卡姆剃刀(科普工作者):警察在命案勘驗現場笑,醫生在手術室拍照,這聽起來非常不對,我知道的幾位優秀醫生嚴詞抨擊了手術室拍照事件。但是,作為一名百姓,還是能理解這些專業人士的,如果警察醫生跟死者病患家屬感同身受,一個月保準抑鬱,一年保準瘋掉。論理呢,他們肯定不對不妥;論人情,似乎不必喊打喊殺,您說呢?
  @岡瓦納:我今年開過刀,如果醫生當時有自拍,請給我一張,我會很開心。如果手術做失敗了,他們是不會這樣的。
  @白衣山貓(外科醫師):照片中,從專業醫生角度,有張圖片中醫生拿下了口罩,有的圖中露出了病人的身體,有不妥。如果能善意地解讀醫生手術成功後的喜悅,這些細節不會被過度解讀。這些照片原來發在院長微信朋友圏,面對的都是醫生專業人員,本無大錯,可被人轉到微博上,是轉者不妥。
  【其他】
  @芮必峰(教授):華中師範大學2011屆性學女碩士彭露露剃度出家,她說,她在追求學問,真理,終極真理。在彭露露剃度儀式開始的時候,她的導師彭曉輝在他的微博上發了一條長微博。讀了彭曉輝先生的“信”,無論如何,還是挺感人的。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無法理解的,不理解沒關係,只要有寬容就好,然後才能慢慢學會理解。
  @盛寧(研究員):近日貪官懺悔“我是農民的孩子”在媒體引起熱議。梳理出有多少貪官出身農民是否別有深意不得而知。其實真的需要反思的是,宣揚貪官懺悔,真能產生令非貪官們禁欲止步的效果?莫非這隻是法治社會的一扇後門?
  @端木賜香三糊塗(副教授):網友說:“李銀河老師是王小波小說中女主的範兒,真心佩服!”這話真是說到點子上了,突然想起《黃金時代》中那些人民群眾鬥陳清揚破鞋的亢奮樣子來。與今天,大家鬥銀河女士的私生活及性取向有什麼本質的區別嗎?小波泉下有知,該再寫一本什麼小說呢?《黑渣時代》?
  欄目主持:張燕  (原標題:微言大義)
創作者介紹

家管

mv48mvir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